《作孽!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》[作孽!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] - 第6章 不會

蕭屹川點頭,打橫抱人進入內室,大手一揮,床帳落下。

隨後,兩人大眼瞪小眼瞪着對方。

蘇挽疑惑的看向他,「王爺不會?沒有跟之前的正妃?」

不會還是全靠女人伺候?

四隻都那麼大了,怎麼可能不會。

她晃晃頭,躺下,閉眼,手指不自覺抓住身下床單,淺聲乞求,「輕點。」

蕭屹川沒動,腦海里一團漿糊。

正妃?

他都沒見過長什麼樣便去了,這些年,他好像也不需要女人。

如今到了圓房這一步,他卻像個無頭蒼蠅。

蘇挽沒等來應有的疼痛,悄悄睜開一隻眼睛偷瞄他,見他盤腿坐在床尾似乎在沉思,輕咬咬唇問:「王爺,需要妾身伺候?」

「你會?」蕭屹川偏頭看她。

蘇挽搖頭,「看過。」

被宿舍的幾個lsp灌輸過一點知識,理論還是有的。

蕭屹川臉色冷下去,「看過?」

他掐住人下巴把人拎到自己身前,嗓音不自覺冷,「堂堂清流貴女,去青樓?成何體統!」

蘇挽:「……看過書。」

蕭屹川長指微松,哦一聲,倏然又收緊,「看過也不行!」

蘇挽下巴吃痛,小臉兒皺巴到一起,嬌聲嬌氣的不滿:「看都看了,總不能把眼睛挖了吧!」

蕭屹川哼一聲,鬆開她,「那你伺候本王,本王看看你都學會了什麼!」

蘇挽啞言。

她揉揉下巴,細指顫顫巍巍的勾住他腰帶,小身子湊過去,呵着熱氣的唇瓣湊近他的喉結。

「王爺,不好了,西郊莊子挖出來五具童屍。」

蘇挽動作被青狐聲音打斷。

蕭屹川推開她人,理好衣物下床,不緊不慢的嗯一聲,隨後偏頭看向紅色薄紗床帳後的女子。

唇邊呵出一聲,「蘇婉,等着。」

蘇挽訕訕的彎唇,頷首行禮:「王爺一路小心。」

蕭屹川輕哼一聲,快步離開。

蘇挽吐出一口氣,揉揉自己滾燙的小臉,想到剛剛青狐說的「童屍」兩個字,不由得後脊發涼。

這是什麼變態,連小孩子都不放過。

想到府里還有四個,她看了眼天色,朝外吩咐:「鶯語,取些冰來,我們去看四隻。」

鶯語跑進屋,行禮:「王妃,四位公子正在抄寫孝則,王爺吩咐不許任何人去見。」

蘇挽哦一聲,「我能算任何人嗎?天氣炎熱,給他們做點消暑的吃食,送去便回來。」

鶯語思索片刻,頷首:「是。」

覆翎閣。

蘇挽叩響透着燭光的書房門,隨後,她推門而進。

嗖——

一支利箭飛射而出,擦過她耳畔青絲。

「呵,厲害。」她端過鶯語手裡盤子踏進書房,瞥見趴在桌下的幾隻灰狼,心裏警告自己淡定。

她淡然擱下手裡盤子,佯裝鎮定。

「想着你們也沒吃飯,等抄完廚房也沒吃的了,給你們送點,饞饞你們。」

蕭陵游瞥了眼她無波無瀾的神情,輕咳一聲。

胖墩墩的老四蕭陵影吹了聲口哨,五隻灰狼立即站起,惡狠狠的盯着蘇挽。

蘇挽抿唇

猜你喜歡